<em id="jjymj"></em>
<progress id="jjymj"></progress>

<button id="jjymj"><object id="jjymj"></object></button>
<tbody id="jjymj"></tbody>
  • <tbody id="jjymj"><pre id="jjymj"></pre></tbody>

      看木結構如何玩轉第十七屆威尼斯建筑雙年展

      您的位置 :   行業信息 >正文 發布時間 :  2021-11-24 09:57:28

      因疫情推遲一年后,第十七屆威尼斯建筑雙年展于5月22日至11月21日舉辦,由現任麻省理工大學建筑與規劃學院院長的黎巴嫩建筑師哈希姆·薩基斯(Hashim Sarkis)擔任總策展人,他在策展宣言中寫道“在政治繼續分裂和孤立的當下,我們可以通過建筑提供另一種共同生活的方式,即通過一個新的空間契約,并由此推動社會契約的形成。”

      威尼斯雙年展具有百年的歷史。它所包含的國際視覺藝術雙年展與建筑雙年展分單、雙年輪流舉行。它們與德國卡塞爾文獻展、瑞士巴塞爾藝術博覽會并駕齊驅,堪稱國際展示當代藝術的最高殿堂。威尼斯建筑雙年展1895 年首次舉行。在120多年的歷程中,成為世界建筑藝術和學術界最具影響力的盛事。

      此次展覽的主題是“我們將如何共同生活?”,這個主題在當下變得更為貼切。參展的112個項目和61個國家館中的許多構思都是對這一年人類生存狀態的回應,令人驚喜的是,很多參展單位在建筑方案中都不約而同地用到了木材,小編從中選取一些項目,和大家探討木結構建筑或成為解決人們共居問題的有效方案。

      美國館

      自1980年以來,計算機輔助設計越來越多地在威尼斯建筑雙年展上出現。然而在這次雙年展中,美國館截然相反,展現了一個常見的傳統木構。

      美國館的設計由伊利諾伊大學芝加哥分校委托建筑師Paul Andersen 和Paul Preissner策劃,主題是19世紀典型的美國軟木建筑。他們想以這種常見的而容易被忽視的建筑結構類型為主題,探索建筑的材料之美和精湛的建造工藝,至2019年,在美國建成的房屋中,90%是木結構。

      Andersen和Preissner在美國館外架起四層高的松木結構,直接放置在美國館的入口處,需要參觀者穿過它才能進入展館。結構中包含美國建筑物中常見的元素,如天窗、山墻、門廊等等,展現了木材之美和工匠的精湛手藝。這種木建筑結構源于當地盛產松木和杉木,人們利用這些簡單低價的木材構造自己的房屋。

      館中展示了歷史案例的模型以及一系列照片。12個歷史模型是由該大學的學生制作,最早的是一個位于芝加哥的倉庫,大約在1832年,由George Washington Snow設計,他被認為是"輕型木結構"的發明者,他將一系列木板垂直排列僅用釘子固定在一起。這種低價、輕便的技術與歐洲的木材建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后者依靠沉重的硬木通過榫卯連接并用釘子固定。

      當時,人們不能輕易的搬動大塊的建材和熟練的掌握建造技藝。而通過這種結構方式,幾個人可以在一兩個星期內迅速地建造一座房屋。

      同時還展出了同款工藝的家具以及制造過程的視頻。

      泰國館

      大會主題中的“我們”,不單是指人類,也指其他生物。泰國館的設計便是以大象為核心。項目由Apirade Kasemsook展策、Bangkok Project Studio設計。他們在泰國的素林和威尼斯雙年展場地上建造了兩個獨立的結構。

      泰國館探索了泰國少數族裔庫伊族(Kuy)的文化。該族族人長年與象共生。近年來,森林荒漠化威脅到兩者的生存空間,他們被迫流落街頭。泰國政府約十年前開始了一項計劃,希望能以一種可持續的方式恢復素林,幫助他們重返家園。

      在這兩個一高一矮的獨立結構中,矮的代表庫伊族人的居所,高的為大象而設,兩者互相支撐,缺一不可。展館本身既是一個人類家庭的房子,又有一個供大象活動的自由空間。這兩個亭子分別使用了意大利和泰國的當地材料,并由當地工匠手工完成搭建。

      日本館

      日本以其創新的單元住宅設計而聞名。當上一個家庭從建筑中搬離,他們的房子會被拆掉重新構造結構,這種模式給建筑師提供了大量的發揮空間。

      日本館提供了建筑可持續發展的可能性。策展人Kadowaki Kozo要求他的團隊在日本拆卸了一棟木屋,運到威尼斯組裝,希望能夠通過重新組建以延長建筑壽命。

      通過在場展示的木材構件和人們在老屋生活的照片能看出老屋可以根據年代住戶的需要而被加建或改動。人類生活賦予了建筑物新的生命力。

      團隊為每一個部件進行3D掃描,方便日后用它們來創造新的物件,如桌子、書架等。參與的建筑師長坂常(Jo Nagasaka)指出:“歐洲常用石頭造建筑,但這通常是永久的,相對而言,日本常用的木材則較易于拆卸和重建且可以重復利用。”

      芬蘭館

      在阿爾瓦-阿爾托設計的芬蘭館內陳列的裝置作品與美國館有幾分相似,只是沒有全尺寸的模擬模型。由Laura Berger,Philip Tidwell和Kristo Vesikansa策劃的展覽是對Puutalo Oy的案例研究。Puutalo Oy是本世紀中期的預制木屋制造商,一度是世界上最大的預制房屋供應商。為了解決二戰后的難民危機,Puutalo Oy利用芬蘭豐富的木材,提供品質良好的、低成本的住房。

      第十七屆威尼斯建筑雙年展平行展單元

      在本屆威尼斯建筑雙年展中,來自湖北恩施宣恩縣的一個土家吊腳樓古建群落,將通過視頻連線方式呈現在全球觀眾面前。5月21日,宣恩彭家寨土家泛博物館兩河口作為分會場,通過跨國連線雙向交互直播的方式,與意大利威尼斯卡納雷吉歐區禪宮主會場同步,在大屏幕上精彩演繹,面向全球推廣土家村落建筑文化,全面激發傳統土家村落的生機活力。

      兩河口歷史文化街區的成功改造論證了傳統“干欄”式木構建筑事實上已經蘊含了現代木構建筑的裝配化概念。這種傳統的木結構可以靈活的根據氣候條件和生活方式等需求而變化。

      通過此次展覽不難發現木結構在建筑界中已占有一席之地,未來有廣闊的發展潛力,其靈活的設計和天然的材質有利于創造一個宜居的人類生活環境。

      惠水县|